什么是数字经济?有传科技小编带着这样的疑问深度搜索了互联网,来自主流媒体和互联网企业的解释,大多数是宏观的大局的观念。今天我们不去解释数字经济的概念,就和大家分享分享小编看到的关于“数字经济”不一样的东西。

在点击进入文章前,请大家思考,作者是基于什么样的原因给出这样的命题,又该如何去论证这样的命题。

“私域流量中的‘私’的根本是数字化,兜兜转转,数字化还是要围绕企业的本质,创新和客户来进行的,‘私’不再是企业或平台的数字化,而是他或她的个体的数字化,个体的资产化和货币化,这或许是迭代发展到现在的本心,数字经济也是分布式商业的本心。

有意思的是,当我们已经不再叫SCRM了,但是外面越来越多称自己是SCRM的,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其实,从SocialCRM的‘S’来看,Social是社交,那么就要认真思考一个核心问题:SCRM,是自己做社交,还是外接社交平台?

作为国内的SocialCRM创导者,我一直秉持的观点是:CRM和SocialCRM的核心是不变的,一直是KYC(Know Your Customers),社交渠道是手段和连接。

这就意味是SCRM比起传统的CRM而言,最大的区别是KYC的手段和方法是社交连接,并在新的社交互动中建立信任,构建业务场景(内部、外部),实现和利用大数据。

近二十年的数字化迭代进程中,虽然不断有新的数字化工具和手段,但是每一个新的数字化项目,又会为企业再造一个信息孤岛,每个数字化都是为了局部利益或者局部问题。

这么多年我们在不断思考:数字经济是谁的数字化?还有,我们也在反思:喊了二十年的以客户为中心是伪命题吗?

这二十多年来,企业一开始都是喊以客户为中心的口号,但实际上还是以自己为中心;再后来开始重视客户服务,重视客户体验,然后重视客户口碑。

看起来好像在以客户为中心了,但实际上这些都是企业主动,消费者被动,只不过被动的体验越来越好,但企业最终的目的还是客户的购买力价值(CLV)足够高。

由于有了各种ERP、订单、商城、会员、CRM等数字化系统和工具,企业可以有大量的、来自于不同渠道的消费者数据,甚至已经习惯消费者数据是自己的数字资产了,因为是企业建的数据库、建的CRM和会员系统。

同时,为了这个资产能够变现为企业的购买价值,又进一步深耕存量客户的服务、关怀和二次营销,增量客户的拓客、营销和推荐等等,最终让这种价值,不断被动和叠加为一种在消费者购买基础上的产品价差模式。

所以,私域流量实际上是这个时代的错,流量和数据是谁的‘私有’?

当那些垄断的互联网经济平台在将消费者作为自己的私域流量进行经营和变现的时候,我们应该清醒的认识到,消费者主权时代已经来到了:我的数据我说了算,我的需求我来货币化;赚钱,再花钱,再赚钱,交易是交换,我的需求和数据本身就是资产。这些以前不敢想象的事情,现在在区块链面前变得简单可行。

而CRM(客户关系管理),实际上应该是CMR(客户管理关系),或者CTR(客户资产化关系)。

个体就是数字资产,然后有数字资产平台,消费者自己许可、控制和获得收入,在分布式区块链平台上进行身份认证,进行消费者数据的所有权、经营权和使用权的数字化,并进行数字资产的交换、交易与投资。

当我们从资产化和货币化角度来看产业数字化,这些突然就有了一个统一共识,不再是一个个数字化的信息孤岛,而是围绕共识的数字资产,所有的数字化、资产化和货币化,最终都凝聚成一张有共识和可信的‘资产表’,而运行这些共识和数字资产的,是一张分布式的、无数个节点的主网(Mainnet),按下启动按钮,便再也停不下来。”

引文内的有些观点,小编不敢苟同,但是确确实实道出了私域流量的本质,那就是个体数字化、资产化和货币化,这和有传科技提出的“流量资产化”是不谋而合的。“让流量资产化”是有传科技的使命,也是前进动力。

* 引号内文字摘自网络文章,有删改。

                   

上一篇:企晓萌与传统获客对比

下一篇:企业为何要选择企微,又该如何利用企微裂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