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合作哲学问题研究

Crossover一词在英文中原意是“转型、转向”的意思,但在诸多领域被翻译作“跨界”,引申含义是“跨界合作”,意思是跨越两个不同领域、不同行业、不同文化、不同意识形态等范畴而产生的一个新行业、新领域、新模式、新风格等。   

如,跨界音乐。如用流行音乐的表现方法演绎古典音乐,或用古典音乐的表现方法演绎流行,或自创一些融合古典与流行乐调的曲子,融贯古今,感觉比起流行音乐更内敛,较之古典音乐又更为活泼。   

如,跨界营销。随着市场竞争的日益加剧,行业与行业的相互渗透相互融会,而跨界营销对于一个品牌最大的益处是让原本毫不相干的元素,相互渗透相互融会,使营销在更多原本不相关的渠道里资源共享,合力开拓1+1>2的异业联盟市场,收益倍增。经典之作有Armani与三星合作推出限量款手机,上市即脱销。所以,跨界合作的潜力很大。   

那么,跨界合作的难点在哪里?   

古人云:“形而下者谓之器,形而上者谓之道。”跨界得其道者成就最昭彰的莫过于设计领域。设计本来先天就具有交叉学科或跨学科的性质,而现代设计越来越多地具备文化意义,美学、文学和工程学等。仰空指望,无数的当代设计大师–原研哉、深泽直人、郑秀和,无不是在建筑、室内设计、产品、平面等范畴跨界探索、思考、发现、融合、构想行动方案,不断诞生惊世骇俗的经典。   

我们可以从衫浦康平阐述他的设计灵感源泉时品位跨界的作用:“早年我在做建筑师时,不只是关注建筑的结构,甚至会设想房间墙纸的颜色。我体会到,音乐、建筑、绘画等等都只是设计的一个方面,只有把这些方面都掌握好,才能让自己的手能够握成一个拳头,让自己的设计具有力量。”   

跨界对于网状的知识结构的要求越来越丰富,而且跨度越大,跨界合作成果越大,催生新事物的生命力和竞争力越强——这就是跨界的哲学。如果是直线思维,或者知识结构单一,那么,现代音乐无法去融合古典音乐;Armani的服装设计师和三星的工业设计师也只能各玩各的,在圈内“单打独斗”而已。   

或再通俗一点讲,跨界就如不同家族、不同地域、不同种族的血缘融合生孩子,血缘太近,同村的,虽然不同姓,但有很多近亲结婚,结果生出很多残疾;而血缘越远,孩子越聪明,甚至成精成仙。当然,如果能把人类和外星人跨界培育,那就是阿凡达里的纳威人了——高大、朴实、勇敢、忠诚——这些优秀品质和基因人类已经快丧失殆尽了。   

仔细考察,跨界合作其实不是新鲜事物,早已有之,如英联邦法律体系中的陪审团12人制度,全部都是临时聘请,全部都是法律外行,但要的就是外行,要的就不是技术(法律),这样才能从公民和社会基本的认识上判断有罪或无罪的。这难道追求不是跨界合作和跨界成果吗?如果单靠律师和法官能搞定一切,何必每个堂会还要聘12个陪审团成员呢?而且,有时他们还冒着一定的风险呢。   

跨界和转型不一样。如美国前总统里根,从演员到总统,那是转型,不是跨界,不是跨界合作。如果他边做演员,边和政治联姻,那肯定是跨界了。按此要求,李宁从运动员到公司老大,也不是跨界,是转型。   

严格来讲,阿迪达斯聘请被誉为“黑色魔法师”的世界顶级设计师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担任创意总监而推出简洁、极具设计感风格的Y-3高档时尚运动品牌,这也不是跨界,因为山本耀司本来就是服装设计师,不过从时尚融合了运动而已,不如Armani和三星的跨界合作跨度大。从这点看,跨界音乐也存在这个问题,因此,一直难有跨界音乐的准确定义。而为了突破跨界小的难题,成为瑞典名片之一的绝对伏特加(Absolut)不再局限于包装设计,而在全世界聘请了不同行业、不同文化、不同地域、不同种族的设计师来跨界设计不同风格、不同品味的包装设计,从而诞生了无数令世界震惊和叹服的绝世经典。   

今天,跨界已经成为国际潮流的词语,从而引导跨界合作的不断广泛和深入,从传统到现代、从东方到西方;从硬件到软件、从有形到无形,跨界博采众长,凝聚成自身独特优势,其杀伤力果然所向披靡,因此,其趋势如浩荡潮流,顺之则昌。   

现在,如果能把跨界作为一门学科去研究,把跨界合作作为一门技术去实践,收获和快乐也将是倍增的。

                   

上一篇:家具建材行业异业联盟活动策划书注意事项

下一篇:流量资产化时代异业联盟的四种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