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墩难求。

2月4日,恰逢立春,冬奥会在北京开幕。北京成为全球首个既举办过夏季奥运会、又举办冬奥会的城市。2月5日,中国短道速滑队将在混合团体接力项目上冲击中国代表团在本届冬奥会上的首枚金牌。

3亿人上冰雪的愿景将大家的滑雪氛围拉满。据国家体育总局的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滑雪场数量为568家,2019年达到了770家,预计2022年我国滑雪场的数量将超过1000家。

2019年,张家口市政府则印发了《张家口市冰雪产业发展规划(2019-2025年)》,《规划》披露,当年已建成万龙、云顶、太舞、多乐美地、富龙、银河、长城岭七家大型滑雪场,冰雪运动特色学校62所,全年举办170多场群众性冰雪活动,共接待游客1288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77.53亿元,力争2025年全市冰雪产业规模达到600亿元。

冬奥会的举办不止带火了冰墩墩,2021年的滑雪市场也迎来了爆发性的增长。国际滑雪联合会秘书长、北京2022年冬奥会协调委员会委员萨拉·刘易斯认为,中国创造了一个真正广泛的冬季运动体育。

实现3亿人上冰雪

根据国家统计局,截至2021年10月,全国居民参与过冰雪运动的人数为3.46亿人,已实现2018年提出的“3亿人上冰雪的目标”。

无论是电视平台还是爱优腾,都增加了滑雪相关的节目。《超有趣滑雪大会》、《超新星运动会》、《冰雪正当燃》、《雪地里撒野的朋友们》等节目纷纷向观众普及冰雪项目的技巧和比赛规则,为冬奥会预热。

Keep上线了滑雪的初级课程,小红书上也增加了更多滑雪相关的笔记,朋友圈里也看到大家都在滑雪……

“近两年滑雪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年轻人居多,学习滑雪的人的年龄越来越小,经常能看到雪场上有小萌娃在滑。”岚峰2002年开始接触滑雪,当时只是自己滑着玩,后来自己的儿子学习滑雪,为了将来能和孩子一起滑,岚峰开始找教练在崇礼富龙雪场系统学习,从业余到专业,岚峰找到了贴地飞行的感觉。

开始接触滑雪时,岚峰在北京市内的云佛山、莲花山、渔阳、军都山、南山这几个雪场,后来在崇礼几个雪场滑过之后,感觉市内的雪场都太小了,而且人多,尤其是生手太多。

“希望雪场上对中、高级道的管理再细化一些,要尽量控制生手上中、高级道,能力达不到就上很危险,伤自己害他人”。岚峰谈道。

多年滑雪的老司机岚峰发现,好多人滑雪从最初的凑热闹、赶时髦,逐渐变成了喜欢的运动项目,而随着雪场越来越多,越来越规范,滑雪运动的氛围越来越重,这对于整个冰雪运动是一个很大的促进。

“我每年都会去崇礼滑雪,今年去不了崇礼,北京雪场的人太多了。”小贾有着多年的滑雪习惯,今年她也感受到了北京雪场的“拥挤”。

葡萄是一名滑雪教练,今年冬天比他比往年忙碌许多。“莲花山滑雪场”创始人鹏浩也告诉DoNews,今年雪场的滑雪教练的确也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教练的排课更加紧张。

对于雪场的要求,葡萄更喜欢更有挑战的野雪,而对于业余爱好者来说,对场地没有太大要求,不管大雪场还是小雪场,只要能滑就很开心。葡萄也发现,今年滑雪的人会更多,更多业余爱好者也有了请教练的意识,避免自己受伤,更安全地滑雪。

滑雪

鹏浩介绍,今年滑雪增长的的用户主要包括四个人群:95后年轻人、家庭亲子、教学课程的客户以及企业活动和公司团建的客户群体

“国家的政策支持、雪场的品牌宣传地推以及补贴都促进了滑雪人数的增长;Z时代的用户群体更多把滑雪当作了打卡潮流;中小学开设了滑雪课程,也带动了家长来到雪场滑雪;企业也借助冬奥会的热度把发布会开在了雪场,更有公司团建在今年选择了滑雪项目。”

《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2019年度报告)》中显示,从2015年到2019年,我国滑雪人次从1250万增长至2090万,增幅接近70%。2020年受疫情影响,滑雪人次有所下滑,但仍维持在1800万左右。

滑雪带动周边产业

“度假型的雪场的预定周期需要一个月,如果提前几天肯定是订不上的。松花湖周边的酒店几乎每天都订不到房间。”鹏浩告诉我们。

天眼查数据显示:“双11”期间,冰雪旅游商品预定量同比增长了2倍以上。不止是滑雪场周边酒店今年异常火爆,滑雪相关的服装、产品也在今年占有了更大市场。

“随着滑雪市场的扩大,从2019年开始国内滑雪装备的相关原材料供应商及加工厂进入订单爆满状态,预计产能饱和状态还将持续数年。”极限之路COO裴运雅谈道。

李宁、THE NORTH FACE、adidas等各大传统运动品牌也纷纷入局滑雪这个细分领域。国内也涌现出一批自主滑雪品牌。除传统运动品牌外,DIOR、CHANEL、PRADA等奢侈品牌也推出了自己的滑雪产品。

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已新增了超过1000家冰雪运动相关企业;2020年中国滑雪装备市场规模为126.9亿元,同比增长8%。

极限之路COO裴运雅认为:“滑雪周边产品中,硬件类产品的盈利空间最大,例如滑雪板、固定器、头盔等。但缺乏相关技术研发能力是多数国潮品牌的软肋,从而导致多数国潮品牌无法向市场推出有竞争力的硬件类产品。”

“国潮品牌的主营产品集中在了服装、手套、帽子等软性产品,软性产品中以滑雪服的盈利空间最大。国人在进行购买决策时,更加偏爱购买国潮品牌的滑雪服等软性产品。”

在DoNews采访了解的过程中,新手用户一般会配自己的鞋和衣服,租用雪场的滑板。而资深的滑雪爱好者则会全都自己配齐装备。“自己配装备的可以根据自己需求买不同韧度、不同大小长短的滑板,雪场的装备相对单一一些。”滑雪多年的小贾说道。

裴运雅告诉我们:“新手小白在进行滑雪装备选购时,除了选择自己喜爱的款式及配色,首先应关注产品是否有符合规定的产品合格证。合格证中除品牌商信息等基本内容外,应着重关注产品合格证中的执行标准,例如滑雪服应在合格证上标明GB/T32614-2016的执行标准,2022年7月1日后,滑雪服应在合格证上标明GB/T41176-2021的执行标准,若产品合格证中未标明执行标准或标明的是其它执行标准,消费者应谨慎选购。”

“对于滑雪头盔等硬件类产品,国内暂未出台相应国标,可参考欧美安全标准,尤其滑雪头盔等安全防护装备,一顶合格的滑雪头盔必须经过EN1077的安全认证,在相应国标出台前,建议小白用户不要选购无EN1077认证的滑雪头盔。

在选购滑雪装备时,除了关注产品安全认证及执行标准外,建议从正规经销渠道购买装备,避免买到假冒伪劣产品。”

滑雪运动只是刚刚开始

“冬奥会会是滑雪运动的高峰,没有赛事之后,大家的滑雪热情会有一定程度的下降。”鹏浩认为,3亿人上冰雪一个开始,属于滑雪行业的增长契机,结束之后,会有一个相对的低谷期,但长期来看,必然是滑雪运动发展的开始。

资本也在2021年增加了对滑雪赛道的关注。从滑雪赛道的投融资情况看,2021年,单板滑雪品牌奥雪文化获得来自深创投的2000万元Pre-A轮融资。滑雪社交平台GOSKI获得了2000万元A+轮融资;滑雪培训机构SNOW51完成了亿元级A轮系列融资,滑雪智能科技企业“滑呗”完成4000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服务平台“去哪玩滑雪”获得1500万元天使轮融资……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冰雪旅游行业市场发展态势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预计到“十四五”规划末期的2025年,我国冰雪旅游人数将超过5亿人次,冰雪旅游收入超过1.1万亿元,冰雪旅游将成为我国冬季旅游和冰雪经济的核心引擎

滑雪成为年轻人的潮流打卡标配,从一项高危极限运动成为了年轻人在媒体平台的社交名片。同时带动了更多新人参与到滑雪运动中来。但这一部分人并不一定可以养成滑雪习惯以及形成更高的复购率。

据了解,大型滑雪场受资金投入大、运营成本高、回报周期长等因素,整个滑雪场行业曾处于微利的状态。头豹研究院数据显示,国内滑雪场地利润率约为15%。对于淡旺季明显的滑雪产业,如何在淡季实现良好营收也是大多数滑雪场面临的问题。

河北崇礼万龙滑雪场在2015年实现盈利之前,创始人罗力曾多次坦言,万龙滑雪场亏损已有17个年头。

冬奥会给滑雪市场带来了一定的推动作用,从小众走向大众。但如何把“冷资源”转化为长期的“热经济”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图文来自互联网,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上一篇:优秀营销案例是如何做出来的?五步解读法快速学以致用

下一篇:8个全渠道战略的最佳实施方法与理念

    了解全渠道营销

    提交即代表同意《隐私政策声明》

      预约一对一专属顾问

      提交即代表同意《隐私政策声明》

        获取完整视频

        提交即代表同意《隐私政策声明》

          了解全渠道营销

          提交即代表同意《隐私政策声明》

            预约一对一专属顾问

            提交即代表同意《隐私政策声明》

              获取完整视频

              提交即代表同意《隐私政策声明》